歡迎您訪問西安商網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全國免費客服熱線:400-6622-571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文化 > 正文

電視劇《裝臺》背后的文學力量——專訪茅盾文學獎獲得者、陜西作家陳彥

日期:2020-12-07 14:28:15     西安商網   編輯:張玲玲
導讀:6天破2,豆瓣過8,電視劇《裝臺》的收視率和口碑的雙豐收,讓我們看到了觀眾對現實主義題材作品的渴望和對嚴肅文學作品本身的認可。
  
電視劇《裝臺》背后的文學力量——專訪茅盾文學獎獲得者、陜西作家陳彥

 

  

電視劇《裝臺》背后的文學力量——專訪茅盾文學獎獲得者、陜西作家陳彥

 

  電視劇《裝臺》劇照。

  11月29日,改編自茅盾文學獎獲得者、陜西作家陳彥同名小說的電視劇《裝臺》在央視一套播出。連日來,這部還原了西安城普通老百姓的煙火人生、透視出底層勞動者在高速發展的社會中的生存狀態和生命莊嚴的現實主義力作,牽動著萬千觀眾的心。12月4日,電視劇《裝臺》的兩組數據出爐:據酷云實時的收視率數據顯示,該劇當晚實時收視率突破2%,最終峰值收視率超過2.3700%;據豆瓣的觀眾評分顯示,該劇當晚開出8.4分的好成績。

  6天破2,豆瓣過8,電視劇《裝臺》的收視率和口碑的雙豐收,讓我們看到了觀眾對現實主義題材作品的渴望和對嚴肅文學作品本身的認可。《裝臺》的情節發展中并沒有太多的懸念和巨大的矛盾沖突,卻憑借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家長里短、鄉土民情和一眾普通勞動者面對生活不屈服不妥協的態度,演出了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演活了小人物的喜怒哀樂。

  電視劇的成功離不開原著小說過硬的品質。小說《裝臺》自2015年面世后,被評為“2015中國好書”,獲首屆“吳承恩長篇小說獎”和“2015年度中國小說排行榜”榜首。這樣一本深受專家讀者喜愛的作品,究竟有著怎樣的藝術魅力呢?12月1日,本報記者專訪了原著作者陳彥,為讀者、觀眾解讀電視劇《裝臺》背后的文學力量。

  記者:小說《裝臺》講述的是舞臺裝卸行業這個并不被大眾所熟知的行業領域中的小人物的故事,您為什么選擇這個題材寫作?

  陳彥:我非常熟悉《裝臺》里這些人物的生活,如果不寫出來,我都覺得過意不去。我和文藝團隊打交道20多年,也和這些裝臺人打交道。一場演出需要他們搭建舞臺供別人去唱戲,做的都是幕后工作,非常辛苦。我在院團工作時,外出演出當裝臺工人不夠的時候,我也參與過裝臺和拆臺,對這個工作深有體會。我始終覺得一個作家要寫他最熟悉的生活,并且是最打動他的那些生活。如果不寫出來的話,總感覺心里堵得慌,所以就有了這個作品。

  記者:可以說小說《裝臺》用小人物的命運和奮斗折射出整個社會底層勞動者的一種生活狀態和積極的心態。您寫作這部小說的時候,想展示給讀者一種怎樣的精神內涵和生活真實?

  陳彥:嚴格講,《裝臺》就是一首勞動者之歌。我覺得勞動者是美麗的,勞動的身影和姿態都是美麗的。我們的社會鼓勵人們用自己的智慧、自己的雙手、自己的肩膀扛起自己的生活,而不是過一種寄生的生活。我所接觸的這些裝臺人,就是這樣一群人,讓我非常感動。這些裝臺工,他們所作的都是幕后最辛苦的工作,他們創造了如此美麗的舞臺、如此美麗的燈光,而當燈光亮起大幕拉開的時候就看不見他們了。他們是普通勞動者的代表。大量的普通勞動者和他們一樣,都在為社會的發展做著最為辛苦的幕后工作。這種勞動之美和舞臺上呈現出的美是一樣的,其中具有一種比較大的隱喻。

  記者:根據小說《裝臺》改編的同名電視劇已經在央視開播,您覺得這部劇呈現出的整體樣貌是否達到您的預期?

  陳彥:我認為他們做得很好,無論是改編還是導演都很好,尤其是像張嘉益、閆妮這樣一批演員,他們都付出了非常艱辛的勞動。能看到,他們都努力貼近真實,沒有用一種虛假的表演或是虛幻的場景來表現這些普通勞動者的生活,我覺得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整個作品的呈現也很有煙火氣。我對他們的二度創作以及三度創作都是滿意的。電視劇的改編肯定會有些脫離小說,做一些新的創造,我覺得這也是對的,因為它們是不同的藝術樣式。每個人對時代、對生活、對藝術都有不同的解讀、不同的理解,他們所付出的創造值得我敬重。

  記者:無論小說還是電視劇都對傳統戲曲秦腔、風土人情、美食美景等陜西特色文化有大量著墨和展示,許多觀眾看過電視劇后都說這是一部“陜西文化的宣傳片”,您怎么看?

  陳彥:我覺得這部劇的編導和演員對于陜西文化的宣傳做了很多努力,也做得很好。比如飲食文化、戲曲文化以及整個西安的城市文化,都有比較充分的展示。可以說他們都是帶著一種情懷,一種對這個城市和家鄉的熱愛和眷戀的情懷在完成這部作品。西安是一座非常美麗的城市,它的歷史文化、旅游、飲食以及秦腔文化和其他多元的現代文化,構成了這樣一座非常美麗的城市,尤其是城市勞動者的這種美麗,更值得我們認真地去書寫、去演繹。

  記者:小說《裝臺》已經被搬上熒幕并且獲得了觀眾的喜愛和認可,您獲得茅盾文學獎的小說《主角》是否也將以電視劇的形式與觀眾見面?您下一步的創作計劃是什么?

  陳彥:由張藝謀執導,由小說《主角》改編的電視劇的劇本創作工作已經在進行了,很快就會開拍。小說《主角》的話劇改編工作也已經開始了。屆時,觀眾能夠看到《主角》的電視劇和話劇版本。明年,我將推出一部新的長篇小說《喜劇》,力爭以更好的作品回饋社會、回饋人民。記者 柏樺

  記憶無法忘卻

  ——長篇小說《裝臺》后記(節選)

  

電視劇《裝臺》背后的文學力量——專訪茅盾文學獎獲得者、陜西作家陳彥

 

  陳彥

  所謂裝臺,對于這個行業以外的人,是需要解釋的。自然舞臺,永遠就是那樣空空曠曠的,可以行車走馬,一旦演出,要在這個舞臺上布置出一個故事的典型環境來,就需要裝臺。裝臺又分兩大部分,一是布景,二是燈光。布景還分軟景、硬景。軟景就是那些用平布畫的景,上面可能有樓房、山脈、村莊、宮殿,但卻是可以折疊的,一疊起來,一包袱就可以提溜走。而硬景包括那些可以行走、運動、升降的平臺、山巒、巨石等,一件是一件,有時一組平臺就能裝幾卡車,裝在舞臺上,也是要能力挺萬鈞的。現在舞臺演出特別講“創新”,講“震撼”,內容創新不了,心靈震撼不動,就得上感官。有些演出,一組平臺是要站上去百十號人,甚至數百號人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不鋼筋結構,不渦輪增壓,豈能在掌聲中精彩謝幕?燈光就更神奇了,什么花樣都能變幻出來,照明已經是它的副產品,重要的,據說是為舞臺鑄靈魂。要為舞臺鑄造靈魂談何容易,那層層疊疊、起起落落的神秘光斑、魔幻魅影,就需要大量的光源去支撐。而這光源,就來自數百只甚至上千只作用不同的燈光的勾兌,最終才能形成不知天上人間今夕何年的效果。而一只燈,有的重達百斤以上,這么大的勞動量,自然就在傳統的七十二行以外,催生出一個新的行業——裝臺。

  過去的老戲樓,幾乎不用裝。有錢人家的戲臺,本身就是雕梁畫棟的,請一班戲來,所謂布景、道具,也就一桌、二椅、三搭簾。“搭”是桌椅的搭布,“簾”是門簾、床幃,為了表演,做些必要的遮擋而已。那時沒有裝臺這一說。演一晚上戲,就一個“撿場的”。桌椅搬上搬下,床幃挪進挪出,有時還兼管著后臺的服裝、衣帽,業內叫大衣箱、二衣箱、三衣箱。后來開始演時裝戲了,就講究一點環境的真實,過去靠表演就能說清楚的進門、跳墻、織布、紡線之類的做工戲,都用實物代替了。進的是真門,翻的是真墻,織布、紡線車也都是真木實料的能推能轉,以至弄得越來越邪乎。有的演出,竟然把真驢真馬,真汽車,真飛機都拽上了舞臺。裝臺這一行,不火都不由人了。

  其實最早的裝臺,主要還是靠演出團體的自家人,樂隊、演員、后勤人員一合手,畢竟是搞藝術,不是搞建筑,不是搞各種水利、土木、機械、鋼鐵工程,局外人焉能染指。但后來舞臺裝置越來越像搞建筑、水利、礦山、木材、鋼鐵、機械加工,這些藝術家就不得不退位了。加上那活兒,已不需太多的藝術思維,只要照技術圖紙這只“貓”,畫出“老虎”就是,且基本都是重體力活。因而,就把一群特殊的裝臺人推到了前臺。

  因為工作關系,我與這些人打了二十多年交道。他們是一撥一撥地來,又一撥一撥地走。當然,也有始終如一,把自己無形中“釘”在了舞臺上的。熟悉了,我就愛琢磨他們的生活。他們大多是從鄉下來的農民工,但也有城里人。往往這些城里人就是他們的“主心骨”“洪常青”,當然,也有的,就成了他們的“吸血鬼”“南霸天”。別看裝臺是個小行當,可在一個文化的熱鬧期,這行當就被放大了。有時幾乎到處都升起了吊著巨幅廣告標語的氣球,那氣球包裹的中心,就搭建著一個又一個希望放大、放飛、炒紅自己的舞臺。因此,裝臺又不獨指文藝演出的舞臺;演員,也不都是靠演唱討生活的職業演員;有的可能是企業家,有的可能是銀行家,有的可能是政治家,有的還可能是出家人。連知識分子也多有魂不守舍的,由“素心”變“葷心”,由“斗室”進“道場”,反正都在表演,都需要一個十分搶眼的舞臺。

  裝臺人與舞臺上的表演,完全是兩個系統、兩個概念的運動。裝臺人永遠不知道,他們裝起的舞臺上,那些大小演員到底想表演什么,就需要這么壯觀的景致,這么富麗堂皇的照亮?而舞臺上表演的各色人等,也永遠不知道這臺是誰裝的,是怎么裝起來的,并且還有那么多讓人表演著不夠愜意的地方。反正裝臺的歸裝臺,表演的歸表演。兩條線在我看來,是永遠都平行得交匯不起來的,這就是我想寫裝臺人的原因。

  小說說到底是講生活。他們在生活,在用給別人裝置表演舞臺的方式討生活。他們永遠不可能登臺表演,但他們與表演者息息相關。當然,為人裝臺,其本身也是一種生命表演,也是一種人生舞臺。他們不因自己永遠處身臺下,而對供別人表演的舞臺持身不敬,甚或砸場、塌臺、使壞。不因自己生命渺小,而放棄對其他生命的溫暖、托舉與責任,尤其是放棄自身生命演進的真誠、韌性與耐力。他們永遠不可能上臺,但他們在臺下的行進姿態,在我看來,是有著某種不容忽視的莊嚴感的。

  來源:西部網


 


關于我們 | 招聘啟事 | 人員名錄 | 免責條款 | 廣告服務 | 投稿通道 |  聯系我們

聲明:轉載本網站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不承擔任何由內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Copyright © 2015-2019 西安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陜ICP備15013818號-1  公安機關備案號61011302000223
郵編:710061, 電話:029~68999207, 地址:中國·西安市長安南路493號航天大廈5層
廣告運營:西安商情廣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愷翼網絡 網站法律顧問:陜西智暉律師事務所 王靜律師 181 4930 2330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历史 高频彩是什么正规的吗 皇冠比分网90vs足球指数0vs指数 手游棋牌评测网 澳洲5综合走势图开奖 本站新疆喜乐彩开奖号码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莱特币自建矿池 2014年杭州麻将机展会 qq游戏四川麻将作弊 爱彩票官网 开奖结果-广东快乐10分 mg电子摆脱技巧视频 扑克麻将一体机市场价 复式一等奖奖金计算 胜平负投资策略 山东11选5网上购买